香港六资料

正文 【V012章】 红尘醉笑红尘☆上

发表于: 2019-08-19 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012章】 红尘醉笑红尘☆上无弹窗、正文 【V012章】 红尘醉笑红尘☆上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012章】 红尘醉笑红尘☆上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012章】 红尘醉笑红尘☆上/b

  “免礼。”南容浅语面戴白纱,玲珑的姣好身段,里着白色抹胸,胸前用红色的丝线描绘着牡丹,外穿浅翠色纱衣,衬得雪肤晶莹白嫩,金色的腰带束得柳腰纤细,不盈一握,长长的裙摆遮住一双莲足,露出鞋尖一抹翡翠的绿色。

  白纱下,只见她轻抿了抿唇,浅浅一笑,宛如初绽的百合,纯美动人,温柔似水的凤眸里闪烁着细碎的光华。

  “不好好呆在心语楼里养病,跑出来做什么?”俊美的五官,邪魅的黑瞳,夜修杰骑在棕色的骏马之上,漆黑的眼眸里掠过一抹不悦,转瞬即逝。

  一袭宝蓝色的锦袍,墨发用玉簪挽着,几缕散发从额际垂落到颊边,面冠如玉,骨子里却又散发出邪魅的气质,他紧盯着石阶上,浅笑纯美的女子,薄唇紧紧的抿着。

  南荣浅语垂眸,咬了咬水润的红唇,柔声回应。她已经想明白了,眼下并不适合与伊心染相斗,她想达到最终的目的,唯有静待时机。

  “那你已经看到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夜修杰从她的身上移开目光,心狠狠的抽痛一下,他也是人,他也有感觉的,他也会受伤。

  难道就因为他爱她,而她不爱他,所以就可以不问不闻他的感受,毫不犹豫的重伤他,贱踏他对她的爱吗?

  “我、、、、、”南荣浅语对上夜修杰渐渐冷下的眸光,手心里出了汗,要她怎么说,难道非要她说,她不放心夜绝尘的安危,她想要亲自去看看吗?

  可她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,那么迫切的想要看到他,不问别的,只为看到他平平安安。

  “怎么连敷衍本太子的话都懒得说?”夜修杰邪肆的挑起剑眉,好看的唇线勾扯出一抹动人心魄的笑痕。

  “太子出门注意安全,浅语身体不适,这就回心语楼休息。”僵直着身体,南荣浅语已经从夜修杰的语气里,读出了他的不悦与愤怒。

  夜修杰紧盯着她满是慌乱的凤眸,俯下身长臂一伸,将她拉进他的身边,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道:“哪怕是为了见他,连说几句哄骗本太子的话也不愿意么?”

  他可以容忍她的心里住着别的男人,哪怕是骗骗他都好,就如伊心染所言,从她点头嫁给他,成为他妻子的那一刻,至少要忠于他们的婚姻。

  “我、、、我没有、、、、”下巴被他死死的捏住,南荣浅语挣脱不开,神色痛苦的摇摇头。

  她以为她可以放下的,可当她看到夜绝尘的眼里有了别人的身影,将别人装进心里时,那一刻,方才猛然惊觉,她根本放不下他。

  “我、、喜欢你、、、很喜欢你、、、、”眼泪落下,白纱滑落,南荣浅语痴痴的望进夜修杰那双透露着不可置信的黑眸里。

  对夜修杰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一种心态,仿佛很亲近,又仿佛很疏离,骨子里她好像很是惧怕他。

  “我真的喜欢你、、、请你让我试着喜欢你、、、我、、我会努力的。”南荣浅语固执的望着他漆黑的双眼,一眨不眨。

  只有这样望着他的眼,看着他,才能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催眠,她是真的喜欢夜修杰,不是骗他的。

  夜修杰别过脸,不再看南荣浅语,如果两年前,一年前,她这样对他说,她喜欢他,给她时间让她试着喜欢他,或许他还会相信,她说的都是真的。

  战王大婚,伊心染的到来,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嫉妒心,一再对伊心染下杀手,已经失了她在父皇母后心目中的温婉形象,成了一个没有良善宽容之心的女人。椒房殿一事之后,父皇虽然委屈了伊心染,没有给南荣浅语任何的责任,实则在父皇的心里,早就有了一把标尺。

  要不是他对南荣浅语有情,要不是夜皇疼爱他,南荣浅语又焉还能稳坐太子妃之位。

  即便是如此,将来他若继承夜氏江山,南荣浅语也绝对与皇后之位无缘。待时机一到,父皇便会以太子妃无子嗣,废掉她,重立太子妃。

  这些事情,不但他瞧得清楚明白,就连他那个弟弟夜绝尘心里也明白。他没计较南荣浅语对伊心染的伤害,其一是看在他这个当大哥的份上,其二则是他知道怎样的下场才是对南荣浅语而言最痛苦的。

  如果他不是太子,将来夜国的江山也不是由他继承,南荣浅语是断然不会嫁给他的,那时的她,就不会周旋在他与夜绝尘之间,摇摆不定。

  “不是、、、我不是要出城、、、、”一再的摇头,南荣浅语不笨,她能瞧得出来夜修杰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,心里很是着急。

  都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,从慕欣嘴里听到夜绝尘带着伊心染出了城,她就控制不住的追了出来,想要夜修杰带着她一起出城。

  她不能失去太子妃的地位,更不能失去太子的实权,换句话说,她不能失去夜修杰对她的爱。

  一旦失去夜修杰对她的爱,那她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。当年,她违背自己的心意,嫁给一个她不爱的男人,也就彻底失去了意义。

  她不过只是一个家道中落的伯昌候府小姐,比她身份尊贵的女子比比皆是,夜皇随时都可以替夜修杰重立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太子妃。纵使夜修杰没有姬妾,夜夜专宠于她,可若是她心中无他,他是不会让她孕有他子嗣的。

  没有孩子,她就没有稳固的地位,夜皇就可以利用这一点,废除她的太子妃之位。

  这些,都是她以前没有想过的,入宫见轩辕皇后之前,母亲的话点醒了她,才最终让南荣浅语放下了对伊心染的恨与怨,哪怕低头也要与她和解。

  她想要重新赢得夜皇与轩辕皇后的喜欢与信任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不管如何艰难,她都必须走下去。摆在她眼前的还有一条最直接的路,那就是爱上夜修杰,让夜修杰让她相信,她喜欢他,她爱他。

  只要牢牢抓住他的心,顺利生下他的孩子,那么她的太子妃之位就再也无人可以动摇。

  “刚刚追出来看着你的时候,我是真的想要央求你带着我一起出城,我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平安,可是、、、、、”南荣浅语欲言又止,自责的眸光里又透出几分羞涩,原本很是刺眼的疤痕在脸上也不那么明显了。

  “可是我想到了战王妃那天说的话,虽然很刺耳,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是事实。”

  “哦。”夜修杰饶有兴趣的挑着眉,双手环胸示意她继续说下去,他倒是很想听听她都能说出些什么。

  “从我嫁给你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是你的妻子,就算之前我不爱你,但我可以试着去喜欢你,爱你。不为别的,只为你才是那个会跟我白头偕老的人,我、、、、、”

  伊心染的话岂止是刺耳,她若是被迫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,南荣浅语才不会相信,她会试着去爱,试着去接受。

  “修杰哥哥,你相信我,浅语是真的知道错了,以后我们好好相处,我是、、、、、”

  一辆华丽的马车到太子府的门口停下,小太监尖细的嗓音打断了南荣浅语的表白,也让夜修杰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。

  明明他一直都在等,一直都在期待南荣浅语看清楚他的用心,接受他的爱,可真当她向他表白,告诉他,她喜欢他爱他时,夜修杰却觉得心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,压得他透不过气来。

  “免礼。”夜月渺一袭淡蓝色的长裙,简洁大方又不失优雅华贵,“太子皇兄金安,太子妃皇嫂万福。”

  “渺儿怎么来了?”夜修杰没有下马,只是朝着马车上的夜月渺点了点头,曾经,她是他最疼爱的妹妹。

  “听父皇说太子皇兄要出城接应尘,我不放心九儿就跟来看看,什么时候出发?”夜月渺柳眉轻蹙,她都在城外等了半个时辰,没有看看到夜修杰,这才又倒回来到太子妃一探究竟。

  “太子皇兄又不是不知道,我跟九儿投缘,那丫头性子又冒失莽撞,总是状况百出,我自然是更担心一些。”

  夜月渺笑着看了南荣浅语一眼,柔声道:“太子皇兄算是开窍了,以后走哪儿都带着太子妃皇嫂,你们的感情一定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  “有什么回来再说,上马。”夜修杰没有回应夜月渺的话,眼里的笑意一如既往的邪魅勾人,瞧不出情绪,听不出喜怒。

  “是。”南荣浅语垂眸,水袖中双拳紧握,仪态优雅的上了马,跟在夜修杰的身边,乖巧又听话。

  一个时辰之后,夜修杰带着一千御林军出了城,与驻守在湖边的袁方碰了面,简单的询问几句之后,夜修杰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雁不归,沉声道:“本太子带一批人进去,你们依旧驻守在原地,等候指示。”

  “太子殿下,王爷临走前交待过,没有接到他的信号,不让带人进入雁不归。”袁方低声道。

  “战王跟战王妃进去多长时间了?”夜月渺面露焦急之色,无法掩饰的是她美艳的绝美之姿。

  “回长公主殿下,王爷跟王妃进去已经近四个时辰。”眼看着天就快黑了,袁方等在外面,也是等得心烦气躁,生怕里面出点儿什么事儿,他不知道怎么回去交夜皇交待。

  “回长公主殿下,是的。”袁方指着雁不归,接着又道:“里面阵法密布,王爷为了减少伤亡,只带了战王府的暗卫进去,没有接到王爷发出的信号弹,末将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如果冒然带人进去,没有精通阵法的人在前面引路,一旦在里面迷失方向,落入敌方的陷阱,会给王爷造成不必要麻烦。”

  “可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。”夜月渺柳眉都快要打上几个结,“太子皇兄,我要跟你一起进去。”

  “我在里面呆过,与其你带着人在里面胡乱的寻找,倒不如带着我,至少我还知道里面的一些情形,可以帮你指指路。”

  “不管你说什么,我一定要进去。”夜月渺坚持,她决定的事情,同样不是谁都能改变的。

  “你、、、、、”夜修杰黑了脸,对她是打不得又骂不得,“里面太危险,就算是绑着你,我也不会让你进去的。”

  “修杰哥哥,皇姐你们别争了,带着浅语一起进去吧。”南荣浅语上前,白纱下她牵起嘴角,笑得温柔,“对阵法浅语虽算不得精通,奇门遁甲之术倒也是有所涉猎,兴许能够帮得上忙。”

  她南荣浅语自幼学的东西,不是一样两样。为了培养她,她的母亲可谓是费尽了心思,只为将她推上某个高位。

  只要能进去,让她看到尘跟九儿平安,别的她也管不了那么许多。夜修杰与南荣浅语两个人的事情,也不是她能管的。

  “嗯。”小女孩儿般重重的点了点头,南荣浅语笑得灿烂。只是那笑,无法让人感觉阳光,让人生出想要亲近的欲望。

  袁方自知阻止不了,恭敬的道:“林中的瘴气有毒,香港王中王开奖记录。战王妃让所有进入林中的暗卫都在嘴里含了这种紫色野花的叶子,抵御瘴气。太子殿下,太子妃与长公主若是执意要进入雁不归,最好随身带一株这种野花,感觉不对劲的时候,再含两片叶子。”

  “有劳袁将军提高警惕守在林外。”夜月渺接过紫色的野花,摘了两片叶子放进嘴里,没有丝毫的怀疑。

  袁方不等夜修杰吩咐,吩咐手下的士兵,将紫色的野花一一分发给御林军,叮嘱他们小心林中的瘴气之毒。

  “全军听令,提高警惕,出发。”夜修杰揣了一株野花在怀里,含了两片叶子,领着御林军进入雁不归。

  “太子殿下,林中四处都是路,咱们要走哪条道?”李峰乃是夜修杰的贴身侍卫,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夜修杰的安全。

  “战王不是孤身进入雁不归树林,他身边带着大批的暗卫,他们行走过的路一定有痕迹,跟着那些痕迹走。”

  “皇姐,你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南荣浅语骑着马与夜月渺并排在一起,见后者脸色不对,满眼担忧的出了声。

  “我没有不舒服,只是闻到很浓重的血腥味。”在那家客栈里,她亲眼目睹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倒在伊心染的脚下,血腥的味道曾让她接连几天都做相同的恶梦。

  “修杰哥哥就走皇姐说的那么路吧,北边的树林阵法是完整的,只有那边的阵法好像已经被破坏了。”

  很快,李峰就带着离开的人回来,沉声道:“禀太子殿下,战王等人或许就是从前面深入雁不归的,周围的树上有他们留下的记号,还发现了几具黑衣人的尸体。”

  深入八门九星阵中,先是逆时针旋转的方向,又顺时针旋转的方向,来回反复数次之后,夜绝尘在伊心染的引导下一掌摧毁了阵眼,整个大阵在他们的眼前,彻底的消失。

  “这些阵法果然精妙,要是运用到战场上,肯定让对方头疼得厉害。”南荣陌晨坏心眼的想,遇上这种进了就出不去的阵法,谁都会焦急上火的。

  “落澜,找到那药味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吗?”阵法现在不是重点,那该死的药才是重中之重。

  轩辕思澈将所有人都分散开,整片区域都是他们的人,找了半天愣是什么也没有发现,很令人丧气不是。

  “全都退开。”夜绝尘暗磁的嗓音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,“染儿,你退远一些。”

  再往后倒退数步,伊心染眨眨眼,只听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枝繁叶茂的一根巨树就在轰然倒塌在地。

  巨树倒下,从地底下冒出一道双开的石门,轰轰隆隆的声响有些刺耳,然后大批的黑衣人从里面冲了出来,手执长剑摆开阵式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