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六资料

正文 【V155章】 决战伯昌候(修)

发表于: 2019-08-21 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155章】 决战伯昌候(修)无弹窗、正文 【V155章】 决战伯昌候(修)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155章】 决战伯昌候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155章】 决战伯昌候(修)/b

  突然,南荣昌转过身,一双泛着幽光的眸子直落到张秀琴的脸上,冷笑道:“夫人觉得,事到如今,咱们还有退路吗?”

  对于任何事情都喜欢做两手准备,甚至是三四手准备的南荣昌而言,最好的结果跟最坏的结果,他都早有预料。

  只可惜,他千算万算,自以为看懂了夜绝尘的心,掌握了他的弱点,以为他在伊心染生辰前不会大动干戈,不会愿意血流成河,但事与愿违,南荣昌没算到夜绝尘会提前动手。

  南荣昌不是莽夫,他不但有勇,更有谋,是个天生的阴谋家。他虽自负狂傲,但他却从不轻敌,尤其他的对手是夜绝尘那样的人物,更是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掉意轻心。

  任何事情,只要动了手,就会留有痕迹,不可能再如白纸一样。他做过那些事情,纵使将尾巴处理得很干净,却也是没可能什么线索都不留下。更何况,他布下那般天衣无缝的连环计,又怎能不引人入局,陪他玩呢。

  然而,让南荣昌没有想到的是,夜绝尘的本事远超出他所知道的,甚至藏得更深,令得他都不禁心生寒意。

  “对上战王夜绝尘,妾身从未觉得有退路。”既不能退,那便迎上去,谁胜谁负尚不可知。

  只可惜,今夜一战之后,伯昌候府将会彻底消失在夜国,而南荣昌所培养起来的那些势力,也面临着被清剿的危险。张秀琴心如明镜,短短几个呼吸间,她便已经将零乱的思绪整理妥当,清配的分析摆在眼前的局面。

  曾经的她,也善良过,纯真过,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那些最珍贵的东西,已渐渐离她远去,而她也再回不去。

  南荣昌睡过的女人无数,但张秀琴之于他,不单单只是发妻那么简单,而是他真正用心爱过的,唯一的一个女人。

  “哈哈,琴儿不愧是本候所钟爱的女人。”南荣昌看着眼中爆发出狠意的张秀琴,笑得豪迈。

  他的身边女人无数,但始终陪伴在他身边的,一直都是这个女人。他是真的爱过她,但也同样是他亲手毁了她。

  他以爱之名,将她牢牢的套的身边,让她学会嫉妒,学会恨,学会冷酷,学会残忍,学会不择手段,学会杀人…。为了能陪在他的身边,她用那双抚琴作画,拿绣花针的手,替他杀了一个又一个不能为他所用,他瞧着不顺眼的人,染上了无数人的鲜血。

  “战王已经带兵包围了整座候府,该怎么做,老爷下令吧。”那一声‘琴儿’让得张秀琴浑身先是一颤,而后猛的僵住,双眸中涌动着莫名的情绪,似流星划过,不过眨眼之间。

 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,张秀琴有的不是感动,而是微愣过后的淡漠。

  不知何时,南荣昌绕过书案,走到张秀琴的身边,粗糙的手指轻抬起她的下巴,锐利如鹰的墨瞳直望进她的眼里,不错过她的丝毫表情。

  面前的这张脸,眼里嘴角都带着熟悉的笑意,但这笑没有让张秀琴放松,反而一颗心提到嗓子眼,只感觉到彻骨的寒。

  她可以连眼也不眨就杀人,可她却是做不到不在意南荣昌的所思所想,但她毕竟不够聪明,也没有他那么多的弯弯肠子,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,他想要做什么。

  同样,也无法摆脱他的甜言蜜语,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任何事情,哪怕是逆天而行。

  “没…。妾身没想什么。”摇了摇头,被动的望进他的眼里,心跳如雷,却不因害羞,而是惊惧。

  “琴儿就算不说,本候也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南荣昌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,让她如愿以偿的避开他的视线,眼里掠过一抹阴狠。

  伯昌候再也不可能恢复往日荣光,以他之才若想要那往日荣光并不是难事,只是他伯昌候府一脉的根并不在夜国,也不在飘渺大陆。在这里做得越多,南荣昌便觉得越是无能。

  “虽然语儿不听话,但她毕竟是本候唯一的女儿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本候都会保住她的,当然还有琴儿你。”

  他在南荣浅语身上花费了那么心血,一心一意的培养她,好不容易终于看到她对他有了反抗之心,想要摆脱如今的局面,掌控自己的命运,南荣昌非但不生气,反而觉得异常的高兴。

  南荣浅语若不是女儿身,必定比世间许多男儿都要强,他女儿的智谋不比他逊色多少,甚至比他更加的出众,总算是不枉废他对她多年的教导与培养。

  “妾身只希望语儿平安,更不会让老爷出事。”忽然,张秀琴主动握住南荣昌的手,笑得妩媚动人。

  这个年纪的她,容貌已是远不如年轻的时候,但露出这般神情的她,却是另有一番风情。

  即便,夜绝尘不会斩尽杀绝,但南荣昌却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。离开前,府中所有人,哪怕是猫狗鸡犬,都将一个不留。

  “奴……奴才在。”伯昌候府有两个管家,一个专管府内大小事务,一个专门跟在南荣昌的身边,只听从南荣昌一个人的指示。

  书房门口这个浑身直打哆嗦,只差没有尿裤子的管家,只是伯昌候府明面上的管家,对南荣昌做过的事情他是一无所知的,不然也不会因为听了南荣昌跟张秀琴的谈话之后,面如死灰,连魂儿都不知飞哪里去了。

  猛然听到南荣昌的声音,犹如一道惊雷将他劈醒,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没出息的跌坐在冰冷的地方,声音颤抖似筛漏。

  管家趴在地上,一颗脑袋都快要埋进地里,身体仿如秋风中的落叶,散落了一地。

  “奴才明明白…。夫…。夫夫人放放心…。”管家哆嗦着从地上爬起来,也顾不得落了一身的雪,恨不得立刻烟消云散,第一次那么渴望此时的自己是身在梦中。

  怪不得,大晚上的战王要带兵包围整个候府,要是没有证据,也不会闹出这般动静。管家脑子乱成一团浆糊,脚步更是虚浮得厉害,行尸走肉般的朝着候府大门奔去。

  寒风呼啸,刮得脸颊生生的疼,他却不觉得冷,额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接着一滴的往下落,即便是扯着袖子都擦不干净。

  “琴儿,府中之事便交给你,本候迫不急待的想要亲自去会一会战王。”他想看看,传说中的不败神话,白小姐开奖结果232388,究竟是不是真的永不会败。

  拿下夜国的计划既然失败了,南荣昌心中有不甘,甚至有怨,但他并不气馁,怪只怪他棋差一招。

  遥想伊心染初到夜国时,他曾经也如皇城所有的百姓一样,将她当成一个处处闯祸,处处惹麻烦,几乎一无事处,连跨个火盆都险些掉进火盆里面的麻烦王妃。

  “时间不多,妾身这便去安排。”张秀琴转身,快步出了书房,“老爷一定要小心。”

  夫妻两人遥遥对视片刻,张秀琴抿了抿红唇,再次转身头也不回的决然大步离去。

  “府外之人,尔等今晚杀一个是一个,杀两个赚一个,明白吗?”南荣昌早就知道,他若计划失败,这座伯昌候府必弃之。

  到底是曾经住了那么几十年的地方,哪怕是木头也会有感情,因此,他是不会亲眼看着夜绝尘毁了这里的。

  动物天生对危险有着敏锐的感知,许是感觉到杀气,落日不安的动了动了前蹄,发出低低的嘶鸣声。

  伊心染本就耳力惊人,伯昌候府中的喊杀声,她是自然而然的听得很清楚,想忽略都难。

  好看的眉头微微轻蹙,清澈的眸子染上朦胧的雾气,仿似云烟不可捉磨,粉唇轻勾,似笑非笑。

  夜绝尘偏头正对上伊心染嘴角那似乎很愉悦的弧度,黑眸里溢出满满的宠溺之情,抿得直直的唇线,颇有几分意味深长。

  那里面传出来的声音,他当然也听到了,四目相对,夫妻两人笑得有些邪恶。那笑,明明很是明媚,好看,但带给夜悦辰的却是无尽的冰寒与森冷的杀气。

  “皇兄,皇嫂你们笑得好、、、好邪恶。”想了好半天,夜悦辰最后想了这么一个措词。

  丫丫的,他是不是应该庆幸,他是这对夫妻的弟弟,而不是这对夫妻的敌人,否则真就要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。

  “有吗?”闻声,伊心染松开握着缰绳的手,可爱的摸了摸她微凉的脸,她可是很善良的。

  “皇兄,咱们不是来拿下南荣昌的吗?为什么不直接冲进去,还要在外面等着。”这大冬天的,寒风那么刮,大雪那么少,很冷的好不好。

  再说了,那南荣昌是什么身份,值得他们这些一个比一个尊贵的人在外面沐浴着寒风大雪等他,是不是太给他面子了。

  以夜悦辰的修为,他还没有那么好的耳力,但轩辕思澈,南荣陌晨,司徒落澜三人就不同了,他们也是将那喊杀声听得很清楚。

  哪怕手中没有掌握南荣昌犯罪的证据,没有握有他的把柄,就凭他在府中对暗卫说的那些话,也足够他死上好几回了。

  “喂,我说你们怎么都不说话?”没人理,夜悦辰越发耐不住性子了,他真要暴走抓狂了。

  “小七,稍安勿躁。”轩辕思澈笑容一如最初般干净阳光,如三月里的春风吹进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他看着即将耐心尽失的夜悦辰,不由觉得好笑,真难想象他是跟夜绝尘一母同胞的,怎么两亲兄弟就那么不一样呢。

  想想也对,夜悦辰自幼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谁对他都是让着,宠着,哪怕送他去学艺,身边也有人护着,根本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,太缺少历练了。

  “我看着这伯昌候府的大门觉得很不顺眼,小七不妨射上一箭。”伊心染邪恶的勾起嘴角,笑得纯真。

  想起那管家看到他们这些人,吓得连滚带爬的模样,她觉得很好笑,但在那样的情景下,居然都没忘记把大门给关上,挺有意思的。

  听着大门内来回走动的脚步声,伊心染眼里的笑意越发的深邃,也越发的让人感觉到后背发凉。

  伊心染眯了眯眼,看也没看,但却一巴掌准确的拍在夜悦辰的脑门上,咬牙切齿的道:“姐看着那紧闭的大门不顺眼行不行,姐要你用箭开路行不行?”

  “傻就傻了呗,还能怎么办。”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,伊心染接着又道:“就当检查一下你最近箭术有没有进步。”

  “什么奖励?”夜悦辰双眼冒星星,他可是知道的,但凡伊心染手里拿出来的东西,绝对就没有差的。

  “奖励是送你到青楼,逍遥快活两个月,天天让不同的美人儿教你怎么做个大男人。”

  轩辕,南荣,司徒三人也被雷得不轻,俊脸都抽得快要变形了,双肩抖动得厉害。

  受到刺绪的波动,他仿佛没有听见李棋跟李啸的话,只是神色淡漠的望着与他对立而站的南荣浅语。

  南荣浅语发间没有多余的装饰物,三千青丝仅以一条发带束起,黑色的夜行衣穿在她的身上,竟是多了几分神秘的味道。

  “动手吧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黑色的面巾下,南荣浅语轻启红唇。夜绝尘的心思果然不好猜,谁能想到他会在夜晚动手。

  只有彻底肃清了所有的麻烦,天亮之后,伊心染的生辰才会真正的没有威胁,没有意外发生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